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       

雕琢人生之精华 温州中学 缪若兮

东风纵横丘壑,山月抚过惊蛰。浮世万千,浮华纷呈,各色人等,泥沙俱下。唯有弃其糟粕,取其精华,才能终见这世界最初的模样。

雕塑家吴为山追求“加减人生”,加加减减、减减加加,到最后只留下精神和灵魂。这与惠特曼在某种程度上不谋而合——“检验所有你被告知到东西,扔掉那些使你灵魂感到屈辱的东西”。红尘一世,不过南柯一梦。月色与灯火,一个是人间的喧闹,一个是天上的清冷,就譬如梦和生活,你总要选择一个。

叔本华曾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所谓辉煌的人生,不过是欲望的囚徒。”前段时间网络上也流传着类似的一句“什么是人,欲望满身”。随着功利心大面积进军人们的生活,许多最初的坚守全然功亏一篑。现代作家朱天心曾在采访中指出,现在一心为得奖而写的作品,就像生产线上的批量产品,惟失了写作初衷那股子有话不得不说的新鲜炸裂与撼动人心。写作的路很漫长,若在初始就让渡掉此,又该如何前行?他们眼中只有满地的“六便士”,却忘了抬头,去看一看那“月亮”。无论是卓越还是平凡,无论勤奋还是慵懒,无论富裕还是窘困,此生有幸,皆应雕琢灵魂,而非放逐流年。

邓稼先搞两弹无欲无求,只得奖金20元;黄大年教授致力于深地资源探测,放弃国外优越条件回国;东晋名士谢安多次拒绝朝廷应召,隐居东山,涵养内功。“人生的意义,不在于财富的积累,而在于精神的升华和灵魂的宁磬。”钱财本是身外之物,而对于钱财的过度欲望则是灵魂的桎梏。我们所追求的,理应是一种“清欢”的境界。林清玄曾言:“清欢是生命的减法,在我们舍弃了世俗的追逐和欲望的捆绑,回到最单纯的欢喜,是生命最有滋味的情境。”唯减其浮华,加其风骨,才可成就世间大美。

安徒生也曾留下一句“童话”——仅仅活着是不够的,还需要有阳光、自由,和一点花的芬芳。许广平前半生与鲁迅心换着心,为人类工作,携手偕行;后半生事无巨细,追随者鲁迅先生的脚步;她这一生,红玫瑰与饭黏子之间隔着流年。他们的一生朴实淡雅、洗尽铅华。在这世间踽踽独行的我们,需要比自我更大的东西,需要有向上向善的寄托,需要有理想信念、梦和远方。生命需要另一种加法,增加修养,阳光向上。正如成贻宾提出的“新生十条”——有新的人生观,有丰富的学识,有纪律的生活,有果敢的毅力……增其品性,中通外直。

雕琢人生之精华,方能悟人世之真意。余生长路漫漫,绕过千山,渡过万水,踏遍枯枝,一分一秒地减去多余地浮夸,一笔一画增添灵魂之所向。海有舟可渡,山有径可行。所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。加加减减、减减加加,为梦跋山涉水,夜行星光点缀,生活如诗,而你我将从不悔恨生命中每一个倾注执念的选择。

赞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